“老宝贝”告诉我中山的前世今生_文教频道_中山网

“老宝贝”告诉我中山的前世今生_文教频道_中山网 推荐书籍: 《大好河山可骑驴》“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地仰望……”周董的一首《蜗牛》,很适合我现在的心境.蜗牛,不起眼,爬得慢.来到报社的14年,似弹指一挥间.从小菜鸟到半熟手,从愣头青到混不吝,从不出彩的青年到较淡然的中年,诸多变化.唯一没有变的,依然是我码字时的慢速,就像蜗牛一样.身为一位媒体从业者,码字是基本职业素养的体现.这一过程中,笔者侧重于顺文章脉络捋主谓宾语,不过受天资所限,比同行花费的时间或要多一些.女儿曾看过一部梦工厂制作的动画片,名为《极速蜗牛》.有时,在家见笔者默然盯着屏幕码字时,她说:“看来老爸也是一只‘极速蜗牛’.”笔者木然一笑,不忘再来一番自嘲.与身边朋友的兴趣相比,笔者对本土风物文化的青睐与着迷,俨然成了一种迥然有别的符号.翻阅并领悟历史书籍,尤其是本地史书,与行文码字一样,笔者走的也是细嚼慢咽的“蜗牛”路数.大体而言,这算是较为小众的一个嗜好吧,既为工作所需,亦是兴趣所在.书柜里书桌前,《中山文史》《香山文化》《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中山市地名志》《风起伶仃洋——香山人物谱》《中山旅游文化丛书》等是“常规武器”.此外,电脑网页收藏夹里还有不时要用到的诸多“冷门工具”——《香山县志》《中山市志》《中山年献》以及各镇区镇志、侨刊、行业史志等分门别类、浩如烟海的电子版史料链接.宛如一件件“老宝贝”,它们铭刻着中山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越读越能知晓曾经的风云际遇,甚至察觉自身的浅薄稚嫩.以《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为例,厚厚的一大本,足有1156页.这部由市档案局联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推出、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本土文化巨著,展示了为数众多的档案原件及历史图片,勾勒出香山县在两个朝代五六百年间波澜壮阔的县治成就与时代演变,难能可贵.知史以明鉴,查古以至今.前些天,看到中国著名教育家、岭南大学首任华人校长钟荣光的史料,得知这一位教育大咖1866年出生于小榄“钟家巷”.此前省内多家媒体报道的“钟家巷”为永安里,与《中山市地名志》所载“聚安里,曾名钟家巷、青云得路”相悖.孰对孰错?去小榄走一遭吧.后经证实,聚安里方是钟荣光的出生地.原来,永安里与聚安里方位相邻,均与屡丰街隔涌相望,很容易混淆.澄清谬误,去伪存真,这是一种应有的求知态度.当然,史书并不是枯燥乏味的代名词,诙谐有趣的层出不穷.在此,推荐一本由王这么撰写的《大好河山可骑驴》.这本研究宋代文化的书,讲述了当时的人、词、史与事,特别着墨于宋代士大夫的风骨.这一群体,词酒风流背面流露仁爱之心,宽袍大袖下不乏铁肩道义,有过从容、精致而优雅的社会生活……在该书背后注明的参考书目中,有一栏字样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宋词小札》,刘逸生著,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那么,刘逸生是谁?他是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国内知名报人与诗人,1917年出生于我市沙溪镇.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长子刘斯奋,为广东省文联原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由此可见,史学一脉,渊源可溯. 作者:周振捷责任编辑:叶秋红